病例

显示第 1-10 个,共 22 个

All-on-4 借助 NobelGuide(诺保速导植牙法) 实现可预测的效果。

Armando Lopes(葡萄牙)

63 岁女性缺齿患者需要固定修复。 选择 采用 NobelGuide(诺保速导植牙法) 的 All-on-4 可避免骨移植。

打磨的具有 Locator 附着体的 NobelProcera Implant Bar Overdenture(NobelProcera 种植体杆卡覆盖义齿)——下颌的全口缺失修复。

Stefan Holst 和 DentalX GmbH(德国)

使用 NobelProcera 软件设计个性化的 NobelProcera Implant Bar Overdenture(NobelProcera 种植体杆卡覆盖义齿)。 使用临床螺丝将带有 Locator 附着体的 NobelProcera Implant Bar Overdenture(NobelProcera 种植体杆卡覆盖义齿) 连接到四个种植体上。 将覆盖义齿放在杆卡上,然后通过 Locator 附着体进行固定。

使用固定临时修复体实现即刻负重的 All-on-4 解决方案。

Paulo Maló(葡萄牙)

缺齿患者后牙区骨量有限,需要确定最佳骨嵴水平。 传统的翻瓣程序、All-on-4 Guide(All-on-4 导引)、准备种植体位置、植入 4 个 NobelSpeedy Groovy(诺保速定沟槽植体系统) 种植体、使用固定临时修复体实现即刻负重。

外科种植体治疗, 多单位牙桥, 使用无翻瓣方法。

Jörg Munack(德国)

NobelGuide(诺保速导植牙法) 无翻瓣程序、最终 NobelProcera Zirconia Abutment(NobelProcera 氧化锆基台) 上的标准 2 个单位临时修复。 手术步骤: 准备、固定手术模板、种植体位置准备、种植体植入、卸下手术模板、基台连接、拧紧修复螺丝、粘接临时修复体、最终效果。

外科种植体治疗——使用微创翻瓣方法的上颌全口缺失修复。

Franck Bonnet 医生(法国)

NobelGuide(诺保速导植牙法)、NobelActive、手术模板、Guided Anchor Pin(引导固定针)、微创翻瓣、Guided Sleeve(引导套筒)、种植体植入、全口缺失、上颌、手术当天拔牙。

以修复为目的的引导手术设计——上颌全口缺失的修复。

Tommaso Cantoni(意大利)

以修复为目的的上颌手术设计过程: 主模型、在模型上回切牙齿、蜡型、复制蜡型、创建放射导板、把放射导板分成两片、准备 CT 扫描、双扫描方案。 手术当天拔牙。

用于后牙种植体上的多个单牙冠——以引导方式替换上下颌中的牙齿。

Annette Felderhoff、Andreas Schnur(德国)

使用 NobelGuide(诺保速导植牙法) 以虚拟方式将 NobelSpeedy(诺保速定) 种植体植入上下颌。 手术治疗、治疗方案设计、后牙替换。 NobelProcera Abutment Zirconia(NobelProcera 氧化锆基台)、NobelProcera Crowns Alumina(NobelProcera 氧化铝牙冠)、窦提升、骨移植、覆盖螺丝、愈合时间、蜡型。

用于门牙种植体上的两个单牙冠——拔牙后即刻负重。

Iñaki Gamborena(西班牙)

用于种植体上的多个牙冠。 非创伤性拔牙、无翻瓣即刻种植体植入、NobelReplace Tapered(诺保易配锥形植体系统)。 NobelProcera Abutment Zirconia(NobelProcera 氧化锆基台) 和 NobelProcera Crowns Alumina(NobelProcera 氧化铝牙冠)。

用于前牙种植体和天然牙上的多个单牙冠——替换上颌中的所有切牙。

Paolo Smaniotto(意大利)

这是使用 Brånemark 种植体、NobelProcera Abutment Zirconia(NobelProcera 氧化锆基台) 和 NobelProcera Crowns Alumina(NobelProcera 氧化铝牙冠) 进行治疗的部分缺齿牙颌病例。

用于天然前牙上的 3 个单位牙桥。

Oliver Hanisch 和 Volker Weber(德国)

用 3 个单位的 NobelProcera Bridge Zirconia(NobelProcera 氧化锆牙桥) 替换旧牙桥。

上一步 1 2 3 下一步 
显示第 1-10 个,共 22 个

保持更新

期待您的反馈!

总结备注
Email(电子邮件)